VAR是好心做坏事?

球迷高举标语:天大的笑话!VAR是更大的恶。(路透社)

字体大小:

刚结束的英超第九轮比赛,VAR录像助理裁判再成焦点,不该进的球算进了,该判的犯规没有判罚,英超VAR制度到底出了什么问题?

10月20日曼联主场对垒利物浦,双方1比1握手言和,但比赛出现两次VAR争议。

拉什福德的进球到底算不算?

林德洛夫(红衣)到底有没有对奥里吉犯规?(路透社)

有此一问,是因为曼联展开反击之前,曼联后卫林德洛夫(Lindelof)在中场疑似对利物浦锋将奥里吉(Origi)犯规。当时裁判阿特金森(Atkinson)示意比赛继续,结果丹尼尔·詹姆斯(Daniel James)面前一片空旷草地,右路全力冲刺,接着一脚漂亮横传,拉什福德(Rashford)赶在门将之前把球踢入龙门。

有点可疑,所以远在控制中心的VAR录像助理裁判开始检视慢动作画面,电视机前的我们都看见林德洛夫从奥里吉胯下伸出一脚,踢中对方小腿,力度不算大,奥里吉的反应也有点夸张,但撇开这些不论,难道不是犯规?

结果VAR与阿特金森讨论后维持原判,进球有效。

这让所有电视球评大惑不解,难道说这不算是裁判的“明显误判”吗?

什么是明显误判?

英超迟至本赛季才引入VAR系统,有别于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,当VAR介入,场内的裁判不必走到场边重看回放,而是交由控制室的助理裁判分析,通过耳机告诉场内裁判,最后由场内裁判作最后裁决。

大家对“明显误判”的诠释不同,所以常出现上述情景。可是误判就是误判,何来“明显”,又何来“不明显”呢?

这一条款成为球评炮轰的对象,前足球裁判哈克特(Hackett)批评英超傲慢,固执不肯在场边安排回放视频。“错误没办法纠正过来,因为裁判没有亲自到场边看回放画面。”

也就是说,裁判听取VAR建议的时候,心里还是想着他自以为他看到的画面/真相,结果就是:不推翻。

这很容易理解,我是裁判,我才不要随便推翻自己的判决,那不是很丢脸吗?如果推翻,我不是很难继续执法下去?——这情节放大至社会的其他事件都说得通,权威人士最害怕自己失去权威。所以说英超VAR的设计本身,只能说是做做样子,是花瓶。

吹掉马内的手球进球却容许阿利,为什么?

进球前,阿利到底有没有用手臂控制皮球?(路透社)

同一场比赛,利物浦前锋马内(Mane)的进球被VAR取消。马内与林德洛夫争球时,手不小心碰到皮球后才进球,于是VAR马上介入调查,阿特金森听取建议纠正,进球无效。

本赛季英超对于手球的定义非常简明:只要进球过程中手碰到球,无论有意或无心,进球都必须被取消。

在另一场比赛,托特纳姆长时间落后沃特福德一球,终于在第86分钟,靠中场阿利(Alli)近距离破门。不过他进球后表情很奇怪,没有庆祝,果然VAR介入调查。很熟悉的场景,在电视机前的我们,都看见阿利控球时皮球似乎打中他的上臂(或肩膀?),但最终裁判和VAR认可了他的进球。

VAR到底保护谁?

更奇怪的是,托特纳姆后卫韦尔通冈(Vertonghen)在禁区内绊倒沃特福德的德乌洛费乌(Deulofeu),但是裁判在与VAR商讨后拒绝判罚,最后沃特福德主帅弗洛雷斯(Flores)认栽,形容VAR很主观,他已经对新科技失去信心。

失去信心的还有曼市主帅瓜迪奥拉(Guardiola),赛后被问及曼市中场德布吕纳(De Bruyne)在禁区被犯规却得不到罚球的看法,瓜帅不耐烦地说:“他假摔。他假摔。他假摔。每个礼拜都是假摔……”

瓜帅的无奈,尽在不言中。

克洛普有话说

(对白设计)克洛普:VAR到底有没有看漏?!(法新社)

作为“受害者”的利物浦主帅克洛普(Klopp)认为,VAR会造成裁判倾向于不判罚,让球赛继续,最后才来靠VAR补救。可问题是,当VAR介入调查开始建议时,裁判却又倾向于维持原来的判决。

“我不是生气或怎么了。我很确定,如果没有VAR,马丁·阿特金森一定会吹哨,不轻易放过他(林德洛夫)。”

VAR本意是要让比赛更公平,但克洛普却认为,VAR给了裁判一种受到特别保护的错觉,结果就是失去专业判断能力。这可是非常严厉的批评。

当然,VAR也不是一无是处。在越位方面,VAR展现了超乎想象的理性。只要你越位一公分,就是越位,以后或许就要用毫微米来计算了。

想用VAR减少争议,其实有点无力,足球有趣的地方就在争议很多,它是不完美的集合体,每个胜负背后都有故事,如今做了样子却改不了里子,足球改革进程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网友评论